展会动态

【段双奇摄影作品】昔日搬掉千座沙丘 今日绽放

日期:2020-09-01 06:10 作者:立博体育

  郑庵乡位于中牟县城西南部,属重沙区,大小沙岗350余个,遍布31个行政村,沙荒面积35487亩,占本区域总土地面积的29.6%,人平一亩一分。过去的郑庵是“沙岗群,砖底坑,怕旱怕涝又怕风”。风起荒沙飞,年吞没良田千余亩,保收面积仅占种植面积的30%,亩产五六十斤,群众深受风沙泛滥之苦。解放以后,党和政府十分重视风沙的治理,先后采取了多方面的措施,第一阶段1953年至1956年,号召广大干群沙岗种草、种谷子;第二阶段1957年至1959年,采取沙荒砸柳干;第三阶段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初期,采取平岗种田。而由于沙岗高,沙质差,含水量少,风力大等原因,不但没有达到治理沙岗的目的,反而危害性更为严重,年吞没良田面积逐步扩大,部分重沙队出现绝收。1965年,党和政府再次发动群众搞杨槐造林,但由于植树造林周期性较长,加之高沙岗树木成活率低,效果仍不理想。究竟如何治理沙荒?群众在反复认识和实践的基础上,摸索出了一条根治沙岗的道路搬沙造田。

  1965年春,乡政府派人先后到洛阳拖拉机厂、湖北二汽等地联系卖毛沙,通过用户鉴定,郑庵乡沙可用于翻砂,铸造。据此,他们便发挥交通便利的优势,发动全乡干群拉沙,着重是危害良田和村庄的沙岗,日货运量达到20个车皮,年搬沙造田面积60多亩。随着用户的需要,郑庵乡正式成立了沙厂,并由原来卖毛沙为主改为卖型沙为主,用户增加到20多个单位,涉及七个省份。沙场也不断更新掏沙设备,1983年自筹资金70万元,购买了擦、洗沙大型先进设备,实现了自动流水作业。目前,日产水洗沙620吨,擦磨沙100吨,年产沙量20万吨。产沙量和擦、洗沙质量属全国第二位,河南第一位。1988年总产值178万元,创锐利37.9万元,搬沙造田42亩。为加快搬沙速度,该厂1974年又成立了沙滩砖厂,砖的质量曾先后荣获国家建材局和河南省建材厅“优质产品”奖杯,产品供不应求,年产砖4500万块,搬沙造田面积35亩。截至目前,全乡共搬沙造田2500亩。

  郑庵乡充分利用本地优势,扬长避短,已取得显著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,具体有以下几个方面:

  新造的2500亩土地,分属14个自然村,均为重沙区。沙岗搬后,这些村庄对土地及时进行改造,适宜种田的种田,适宜造林的造林,适宜建宅的建宅,效果明显。例如前杨行政村,180户,947口人,过去百亩大沙岗紧紧包围着大半个村庄,占一半户需常年拨沙保房。每次刮风,天昏地暗,人睁不开眼。1972年彻底搬掉了沙岗后,村委规划建宅65处,占地42亩,造护村林面积30亩,下余土地改为良田。目前是村庄披绿装,进村是排房的宜人景象。

  搬沙后的土地属三种类型:一是红土,二是联合土,三人是沙土。根据土质情况,其中种田面积1900亩,占60%,改造成为水浇田。从粮食产量看:搬沙后的第一年小麦达到150斤,花生百十斤,第三年小麦达到250斤,花生200斤;因逐年对土壤进行改造,到第五年的产量和其他农田持平,小麦平均亩产400斤,玉米550斤,花生300斤,全乡年共增加粮食115万斤,油料作品42万斤。大庄行政村1969年搬沙面积180亩,全部属水浇田,夏、秋亩产超过千斤,人平增粮240斤。

  全乡自1980以来,共划农户宅基地1566处,占地546亩,全部属非耕地。他们采取三种办法:一是利用搬岗后的平沙地,二是利用村内荒庄荒园,三是采取新村上沙岗。例如,郑油磨行政村,人均耕地不足一亩半,村内又无空闲地,农户建宅就成了问题。自1979年开始,村委决定新村上沙岗,到1988年整个村庄全部搬完,旧庄腾出良田135亩,年产粮11万斤。

  郑庵沙厂、沙砖厂除按规定向国家缴纳税金外,共计给乡提供社有资金近200万元。乡政府拿这部分资金大办乡镇企业,先后办起了针织厂、男装厂、鞋厂等15个企业,年总产值937万元,创锐利88万元,全乡人均25元,名列全县第二位。再者是采取以厂带村,例如沙砖厂用毛沙属小杜庄区域,砖厂除每亩沙付款300元外,整个用沙量的运输,以及出砖、运砖都有小杜庄承包,该村购买了60多部小四轮,年收入达60多万元,人平750元。群众高兴地说:“沙岗变成聚宝盆,帮俺致富脱了贫”。

  沙厂、沙砖厂共有集体固定工500人,全部属本乡农民工,另用装、运沙工750人。并在货运量大时,还需临时增加人员,按全年折合劳力计算,投入搬沙事业人员计1650人,占全乡总劳力人数的11.4%。

  郑庵乡搬沙造田所带来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,进一步鼓舞了全乡广大干群治理沙岗的信心。乡党委、政府为摸清全乡的沙岗资源,特请专家进行实地考察,经过论证,储沙量达9500万立方米,按每年搬沙造田100亩的速度,可使用250年。预测到2000年搬沙造田面积累计达是4900亩。

  那时的沙丘不见了,取而代之的是林立的商铺、鳞次的楼房、宽阔的马路。当地的农民也享受到了城里人的生活,住上了楼房,开上了汽车,口袋里的钞票日益增多。一些老年人看到今天的幸福生活,无不感叹地说,是当年搬掉了沙丘,才换来今天的甜蜜生活。

立博体育